温州企业形势困难:先把命保住

  • A+
所属分类:融资资讯

新增开发贷款规模接近去年同期两倍

今年上半年,上述15家A股上市银行对公贷款中,房地产贷款余额合计3.01万亿元。而在去年底,这一数字约为2.78万亿元,半年时间增加了2280亿元左右。  经过去年的狂欢,房地产行业风险在今年开始暴露,不少地区传出开发商“跑路”的消息,...

  今年4月,王明离开原本200平方米的厂房,搬进了现在3000平方米的新大楼,看着仅有的十几个员工在空荡的大楼里忙碌,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们准备在鞋类上自己搞开发与创新运营,厂房、设备等都已经准备好了,硬件方面完全没问题,但在与银行沟通时,由于银行不能保证到款,所以我们不敢扩大规模。”他有点无奈。

  王明说,融资难、税负偏重、成本高成为企业规模扩张的掣肘。尽管国家出台了一系列针对小微企业的优惠政策,但是他和许多周围的企业并未能完全享受到,希望将来可以强制执行并加强监管,对于未执行的情况可以成立有关部门以便投诉。

  利用民间资本得政府担保

  王明回忆,年初时当地有一家银行行长来企业说了这样一句话,“小企业就让它死掉算了,我们把该收的(贷款)收回来,不要放下去了。”

  “他的思路是小企业我们就不要再救了。”王明这样理解,“说得不好听,我们每年都在为银行打工,利息非常高。并且银行还收取各种贷款服务费用,加重了企业负担。”

  在温州金改的背景下,许多企业想要借助于民间资本。“民间的资本,要通过政府担保,并且利息更高。”王明说,他似乎有些“理解”银行的做法,“银行也是企业,也要利益最大化和最安全的方式。”温州企业形势困难:先把命保住

  王明说,他曾经非常想扩大企业规模,自行进行开发与运营,但这需要几百万投入。年初与银行进行沟通时就表示,如果资金方面能够给予支持,企业就将可以扩张了,可是银行表示保证不了。

  “如果我们投入资金,或许明年才有产出。到那时候如果银行没有放贷,资金跟不上,企业一下子就死掉了。”他有些无奈,目前只能采用保守办法,还在做着传统的制鞋设备与材料的加工,以减少费用开支。

经济自由与政治自由孰轻孰重?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度无经济自由而有政治自由。只有有了经济自由,才有可能有政治自由。但是,这并不表明经济自由仅仅是政治自由的工具。经济自由与政治自由,各自有其独立的价值。  对经济自由的态度及其与政治自由的关系,常常是左派与...

  3000平方米的办公大楼里,仅十几个员工在工作。这样的情况让王明很头疼,尽管企业已经提供班车接送等福利,但是“从今年4月搬到新大楼快半年了,一个工人都没有招到”。

  据他分析,工厂所在的工业区偏远,是招不到人的原因之一;此外,劳动成本过高也是个很大的制约因素。“只能在内部化解,员工多兼任几项职能。”

  企业成本高企,利润空间也被压缩。王明表示,一些鞋类工厂毛利润很低,一双鞋50块,可能只赚1到2块钱,仅3%~4%的毛利,需要走量来带动利润。此外,他的企业和周围的一些企业并没有完全享受到国家减税政策的优惠。

  这一问题在许多地区存在。8月初,吉林长春的一位互联网行业小微企业主告诉记者,他的企业已办了9年,但是期间与其他周围的小微企业一样,很难享受到国家大多数的减税利好。

  然而,国家自2008年就开始对小微企业实施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此后也是不断扩大优惠面,着力解决企业融资难问题。去年8月1日,中央明确对小微企业中,月销售额不超过2万元的企业免征增值税和营业税。对此,一位前吉林省政府工作人员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问题多出在地方的办事人员,拖延、逐利的工作方式,使得许多民营企业在最后的工作程序上“卡壳”,导致政策无法落地。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也算了一笔账,现在员工的工资每人每月至少要两三千元,从事实体经济的小微企业一般一家10个员工,每月的工资就要2万~3万元;加上原材料、设备、厂房、水电等费用,如果月销售额只有2万元,那是根本无法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以月销售额2万元为企业税收起征点,只对家庭作坊或小型商贸企业起到了扶持作用。

  因此,周德文建议,减税的范围仍应扩大,且要重视实际效果,并应从为中小微企业减负的权宜之策,转变为制度性的常态安排。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温克坚:万科真的会破产吗?

日前,王石在郑州举行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亚布力夏季论坛上演讲时候提到,担心万科会倒闭。如今这个年代,企业家都喜欢谈论危机意识,作为地产界一哥,王石通过这种自我警示的方式,展示其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心迹,不管是一种矫情的表演...